云华君

Uncle邵_清响:

深夜睡不着搞事……
关于一个有茨木只有七片吞吞的非洲阿爸的哀嚎。

不就是答应产粮没放出来,居然又来一个花鸟姐姐……

产粮攒人品,太太们诚不欺我。有夜之月的小伙伴一起玩呀。
(˶‾᷄ ⁻̫ ‾᷅˵)为了继续攒人品我今晚把仓鼠下放出来

【leoji】如何养好一只仓鼠(上)

点梗产物,@Lipu
实在不会用圈人( ;´Д`)
点梗是关于女装,我能猜到妹子是想让我开车但是老司机前天飙车断了腿,而且光虹还没成年我下不去手啊啊啊啊啊啊

其实就是小季这么美好我不想给某个人这么快吃到手【冷漠

所以清水向,本来想元旦发,但是被人拖到酒吧喝到死,今天爬起来大概修了一下就发上来了。


(˶‾᷄ ⁻̫ ‾᷅˵)废话就这么多了,灵感来自于去年跨年和米国的男票打电话,我在晚会外面冻成狗,他在家里慢悠悠准备晚上大餐,他还嫌弃我跨年倒数的时候把电话挂了。
废话不挂你挂谁,第二天早上一个电话把我叫醒让我陪他倒数。


————————————————————————


光虹给leo打电话的时候,leo才刚刚起床,他被妈妈大呼小叫的从床上撵下来,催着他赶紧去超市把今晚需要做的甜点的派皮买回来。
光虹听着那边leo慵懒的带着笑意的“morning”,脸红得让坐在身边的教练侧目。
“我们这边是晚上啦leo……”
电话那边的leo听着光虹的声音夹杂着热闹的喧嚣,颇感兴趣的问着害羞的恋人,“光虹是在外面么?听起来好热闹啊。”
上台前紧张到只想给leo打个电话冷静一下的光虹这才意识到后台中人们热闹的谈话隔着网线传到了大洋彼岸,他预估了一下接下来还需要的时间,趁着教练转头和别人最后确认他上台需要穿的服装,踮着脚悄悄溜到了后台的侧门,那里现在十分冷清,让忘记披外套出来的光虹轻轻打了个寒颤。

“我是在我们体育馆这里。”光虹有些忐忑地和leo解释,因为他知道这必将引出来leo的其他问题,而其他问题也是他紧张到……
果不其然,“光虹那里跨年是在体育馆倒数么?”在光虹偷溜出后台的时候,leo已经简单粗暴的穿好了衣服,现在含着牙刷含糊不清地问着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也不算是啦……”光虹在侧门这里走来走去,像是在心里绕圈子的仓鼠,捧着瓜子小爪子在心里踩来踩去,酥麻麻的。光虹双手拿着手机,耳机线随着他的头晃来晃去,他思考着该如何和外国的恋人解释华夏这种逢年过节那就干脆开个晚会庆祝一下的习俗,又想到说到晚会就必然要说节目说到节目自己要上台和师姐们一起跳芭蕾的事情很有可能就瞒不住,他紧张的想着到底要不要和自己的恋人坦白自己要在早上打这个电话的原因。光虹一边在脑中激烈斗争,一边听着耳机传来的leo从“光虹?你还在吗?”到“dear”、“sweety”这样恶趣味的称呼,光虹脸红得越发厉害,本来就是满脑子浆糊的他紧紧张张地在leo拉长腔调的“my little prince”还没说完之前开了口,“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表演个节目打发时间顺便等倒数我没有节目leo你想多了。”

等光虹听到隔着大洋彼岸传来的轻笑,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小小的呻吟声情不自禁溢出,让他捂住脸蹲到了地上。
太丢人了,光虹内心里仓鼠抱着瓜子挤回了巢穴,太丢人了。
“光虹是要表演什么节目啊?”leo已经出了门,冬天的寒气让他的困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体贴地给自己羞涩的恋人留了一点时间,然而想到光虹一向紧张了就会像只仓鼠把自己团起来逃避现实,他就忍不住伸出手,把团起来的仓鼠推个跟头,铺平然后再把他握到手中抚摸。
电话那边一片宁静,光虹装死不肯回答。
leo想着果然如此,忍不住又轻轻在仓鼠脊背上抚摸,“原来光虹不愿意告诉我啊……”他故意拖长了声音,“怎么办,感觉自己被恋人冷淡了诶……”
仓鼠轻轻一颤,似乎想抬起头确认戏弄自己的人是不是真的被自己拒绝得伤心了。
leo几乎可以听到光虹内心小小的挣扎和呻吟,走进超市的他再接再厉,“这么久不见光虹、光虹都不愿意和我分享身边的事了,我真的很想能够了解光虹的每一件事啊,这样感觉能和光虹近一点。”leo认真地加上了最后一句。
仓鼠被抚摸得舒服到露出了自己的肚皮。
“那我说了leo不准笑我。”光虹纠结地握着手机,有些赌气地说。他当然明白大洋彼岸的恋人有多喜欢自己,但是对方偶尔像是这样对待小动物来戏弄他的行为他一向是又气又默许。对于自己很清楚对方的小动作,却又忍不住被他顺着毛哄的行为,光虹是很十分唾弃自己的无立场的。
“嗯,当然不会笑光虹的。”leo拿好了派皮在结账,声音充满了笑意,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温柔。结账的店员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的笑容,少女心几乎泛滥了一地。



点梗

居然五个粉丝了嘤嘤嘤(˶‾᷄ ⁻̫ ‾᷅˵)
幸福来的好突然,控制不住想要让你们点梗了。
当然按照写到现在的习性你们是不会留言的,所以大概这个点梗只能胎死腹中了。
不过没关系!哪怕有一个小天使乐意点我就写!

cp吃得杂,源藏维勇奥尤leoji狗茨剑三这些都可以
(*¯︶¯*)欢迎点梗,没人点我就放个之前写的双花歌的三轮车上来。


不过小天使们还是求留言呀( ̥́ ˍ ̀ू )

占tag抱歉。

所爱隔山海(2)真·尾声

下次再这么分P我就自我了断算了(╯‵□′)╯︵┻━┻


真·尾声

从会馆回来的勇利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虽然告白还没说出口就胎死腹中不说,自己还被告白对象的三个女儿开大嘲讽了一脸,坚强的勇利依然依旧坚挺地收拾好了自己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把心情转换到了为自己青梅和竹马走到一起的开心——
虽然记忆里还是女孩儿的初恋忽然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这件事,他想他还得用一段时间来适应。

躺在床上的勇利看着墙上的海报中神采飞扬的维克多,忽然有些难为情的把头埋进枕头,像是期待着谁的回答:“我失恋了啊维克托……”
喃喃的声音像是在懊悔,又像是释然;声音落在房间无人回应,越发显得安静。

一夜无眠。

当勇利睡得迷迷糊糊醒来时,他拿起手机准备看眼时间以决定是否要直接懒到中午。然而在打开手机短短十几分钟内,被接二连三的消息打击到让勇利有了一种“自己为何要醒来的”绝望。在会馆被拍摄下的短片已经传播到了删除也不能挽救的程度,他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连声道歉,被闻讯赶来拼命的美奈子老师拼命摇晃,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儿想笑。
在维克多决赛的同时、自己一个世锦赛日锦赛接连失利到被怀疑是否受伤的选手、滑冠军的自由滑——勇利冷静总结了这件事在外人角度中的重点,然后觉得爱他爱得深沉的喷子们已经幸福到可以敲碎三个键盘。
感觉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能拯救自己了呢,勇利绝望地想。
然而此时的勇利还没意识到,最大的“惊吓”已经打包在路上,带着雪的寒冷,乘着飞机从被雪覆盖的北国来到这个城市的初春。




就像是光,我追寻着你看着自己的影子印上你的痕迹,而你就像是日月,让我在你的光芒下化为灰烬,无处躲藏。


维勇向,没脸打tag小心踩雷就好……

开了一天车啥都没开出来( ̥́ ˍ ̀ू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发现没写到剧情就写不出来肉好绝望……

拖更一天对不起_(:з」∠)_

所爱隔山海(2)尾声

终于写完了,纠结了几个小时该如何描述勇利的伴我,最后出来的成品还是让自己羞愧到不行……
大概这章结束有辆三轮车,作为迟到的维克多生贺(˶‾᷄ ⁻̫ ‾᷅˵)

维勇,原著向。

勇利心不在焉地听着母亲的絮叨,看着美奈子老师有意接过话题并对自己撇了撇眼角,充满感激地趁母亲没空管他拖着箱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自己房间,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箱子扔到了一旁,扑到了床上。

感觉现在连海报的注视都会让自己有些不自在啊,勇利这么想着,却没有想要揭下海报的想法,他模模糊糊地想着回来要问问父母维克多葬在哪里,终于还是没有再抵抗倦意,合上了双眼睡去。

然而即使很累,勇利还是在晚饭前醒来,起身后他略微在镜子前整理了下头发,胡乱从箱子里拖出件外套披在身上,和父母匆匆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家门,美奈子老师专心坐在电视前喝酒,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开。

直到出了门,冰冷的空气才让勇利有了些许终于回到家的真实感。他目的明确地朝着一个方向走着,走到一半却懊恼地发现自己忘记了带着手机。
这就有点儿难办了,勇利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折回去,微微加快了步伐,勇利有些担心自己是否会赶不上时间。

终于在路灯开始闪烁着照亮道路前到了,勇利看着几乎占据了自己童年回忆大半的冰场仍然亮着光,轻轻舒了口气。

推开门,他冲着惊讶地看着他的优子,有些害羞的笑了。



“优子,请好好地看着我”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滑到了冰场中央,没带手机的他并没有放音乐,闭上眼,似乎就听到了歌声。

优子紧紧捂住了嘴。

她是个很聪明而又敏感的人,当勇利伴随着无声的咏唱向她伸出手仿佛挽留,她便明白了他的意图。然而当她期待地想着友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随着无声的曲目,勇利举手投足中释放出的几乎铺天盖地的情感却淹没了她的所有思绪。当他转向她,无声的钢琴强音伴着跳起转身在冰上划出的轻响仿佛在她心上重重划过,对方深邃而不可言说的感情在一瞬间夺走了她的呼吸,窒息的感觉挤压着心脏,疼痛得仿佛暴雨中挣扎的水手。他的舞蹈透漏出的浓烈感情就像是暴风,不加掩饰地将她卷入风暴中央;温柔的动作却又好似微风缠绵在她身边,缱绻得像是仿佛骤雨之后就要离开王子的人鱼。

优子的眼泪在勇利的4f后汹涌流出,跃起的勇利让她感受到他的执着,对一个人渴望而不可得的绝望像是飞蛾,对绝望平静而释然的态度更像是一把刀,让优子只是感受到了他昼夜不曾停息的渴望便心揪得为他留下泪水。

优子伸甚至有一瞬间想要大声让勇利停下,他深切而浓重的眷恋像是暴风中歌唱的塞壬,诱惑着水手忘记未完的冒险,陪他坠入深海;他的思念使人沉沦,甚至产生了希望他的目光为自己而停留,只求让他停下流泪的歌声。

这样倾泻感情的勇利,真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啊……

优子看着仿佛一直在注视着她、又仿佛在透过她看向别处的勇利,眼泪慢慢盈满,勇利的思念即使不是为她,也深厚得令她感受到和他一样无望却甘之如饮的付出。

她想:这么绝望而又甜美的思念啊,勇利,是你给谁的呢。


美奈子看着电视,她举着酒瓶,微醺的酒意,她看到维克多出场,大声喊着“勇利”,想让他看到自己偶像的表演,却又毫不在意是否有人在回答她的问题。
她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伸出手,仿佛忧伤的想要挽留自己即将远去的恋人。

不对啊,她有些飘忽的想着,维克多这可不是挽留恋人的表现啊;美奈子不满得砸了下嘴,挽留恋人就不该这么恣意地挥发你的荷尔蒙啊维克多,恋人一但想要离开你怎么能想着诱惑他呢,你该剖出自己的心,让他看到你的爱,你该知道他并不在意你的魅力,只在意你的……

“不愧是夺走全世界女人心的男人啊,还是这么挥洒着自己的性感啊……”

可惜这样的人,是留不住自己的恋人啊;

“不该是维克多这样的成熟男性来演绎这只舞啊……应该是……”

应该是一个把自己全部都献给另一个人的的人来啊;
美奈子晕乎乎地想着,看着冰面上的这个男人出色完成了跳跃,低声笑了几句,觉得自己醉得有些过了,又狠狠灌了一口酒,这种天之骄子,怎么会有被恋人抛弃的可能呢。











【源藏】【脑洞】一颗可以炸死你的地雷

很雷,别看,我怕你看完打我。
幼年时我撒娇,你放下功课陪我抓鸟踩花,我累了就坐你膝上说将来要和你一起上阵御敌;
少年时我偷懒,你一脸严肃却帮我拦下父亲的指责,我躲在你身后看你护我无虞;
青年时我流连花丛,看你一身疲惫撑下家业斥责我忘记责任,我站你面前要你和我一起放下重担离开这里;
分别时我躺你剑下,你未流一滴泪却悲伤得要将我溺死于你的眼,我说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再见时我把你困在剑下,你说你一直以我为荣但声音里只有悔恨,我摘下面具说我早已原谅你;
你为我倾负家族却不肯承认我的存在、我为你下了地狱也要把困住你的重担卸下;

所以说你爱我,哥哥。



雷么?雷吧。一心想开车,开出来这么个东西我也很绝望啊【摊平

所爱隔山海(2)后

第一集还没写完(╯°□°)╯︵ ┻━┻
分前中后明显没分好,怎么办我明天上电脑再去修改下前中后的比重再把尾巴也放上来吧。

前文  

(1)(2)【前】(2)中
ps:宝贝儿们求留言(´;ω;`)


勇利本来以为第二天晚上的酒会会很难熬,然而醉酒一场之后所有记忆都停留在了自己跌跌撞撞走向香槟塔的镜头,剩余唯一能提示他曾经经历过一场大醉的就是酒会第二天全身的酸痛。酒醉醒来的他看着欲言又止的教练,总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然而紧接而来不断的比赛很快就让勇利把这场醉酒的短暂失忆抛诸脑后。
世锦赛后的表演、飞回参加日本的日锦赛……
当勇利站在日锦赛后台,看着三位选手站上领奖台时,他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为冷静。
“这些日子多亏您的指导,我才能站上世锦赛的舞台。”勇利深深地对着面露复杂的教练弯下腰,声音中充满了感谢和坚定,“虽然接下来的日子很想拜托您,但是我觉得我是时候停下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况了。”
切利斯蒂诺看着自己曾经倾注全部心力培养的选手,却由于对方还未直起腰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发旋:“勇利……”
“辛苦您了。”
切利斯蒂诺看着他略带狼狈地打断了话题,贴心的没有再问下去,转而谈起了他之后的打算:“接下来我会和披集备战今年的世锦赛。”
他看到勇利在听到披集的名字后真心露出的笑容,最后一次为自己的选手尽一个教练的职责。
“虽然作为一个教练这么说并不恰当,勇利,我对披集拿下这次世锦赛的冠军充满了信心。”
“正如我现在对你'会成为世界冠军一样'这件事,仍然充满自信一样。”




告别了教练,结束了比赛,勇利感觉自己似乎卸下了什么一直牵绊着他的东西。他订好了返乡的机票,拖着似乎并没有比当初离开时更多的行李,没有告诉任何人来接机,安静地坐上了航班。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美奈子老师还是在机场抓住了意图偷溜回家的小猪仔。

看着被时间格外优待的老师,再看看自己的身材……勇利痛苦的别开了自己停留在老师身材上的眼,怎么办嫉妒快要满到藏不住了……

美奈子看着几乎高过自己一头的弟子,装作没有发现对方藏不住的小别扭,动作轻快地拉着勇利向外走去。她漫无目的地闲扯着话题,抑制不住的不断瞥向走在自己身边的人,眼角都带着笑意。她眼里满满的骄傲和喜悦让本来有些近乡情怯的勇利慢慢放松下来,勇利动作不再僵硬,不自觉地,他开始轻松地回答着老师琐碎的、拐着弯儿关心他这些年经历的话题。

美奈子将勇利送到家中,看着他进门看到母亲的一瞬间就不自觉直起腰藏起疲惫,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家了反而把心藏得更深的毛病,到底是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