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华君

【贰海】自割腿肉第二弹

写了然后发现网络错误……

然后发现我没保存………

我能怎么办,自己不发就是要饿死自己呗【友善微笑


重发,真是元(怨)气满满的一天呢。



————————————————

关于相处

伍贰其实早就见过花海长什么样子。当初他和花海他们组队参加熊猫杯,兰摧万罗没心没肺地讨论见了面要去哪里吃什么,唯独伍贰注意到了花海不同寻常的沉默。他也沉得住气,当着别人的面一句话不说,训练完散了之后在yy上弹小窗口戳花海。

“怎么今天不说话?”

“想到要见我们害羞了?”

“别啊,都是兄弟,还能嫌弃你长得丑?”

他故意踩他痛脚,果不其然被这人偷偷记仇,第二天明明气呼呼却还非要装作漫不经心,问弹幕怎么护肤。

之后的训练花海依旧是不肯多说话。兰摧在yy里咋咋唬唬地找花海要减伤,伍贰故意捣乱,一叠声地喊着花海给自己圣手。兰摧神经迟钝,一个劲儿地惨嚎着自己要没了,伍贰却注意到花海先切到了他身上,才切到兰摧身上把圣手给了兰摧:“切着剑要圣手,行不行啊你。”

伍贰咔嗒咔嗒地敲着键盘,冲着屏幕笑弯了眉眼。



花海的奶毒可以说是被伍贰手把手地“骂”出来的。然而即使花海一口一个“教导主任”揶揄他、在背后偷偷扎他小人,却也不得不承认,伍贰在他这里有着多了许多的耐心。


在最开始,花开和伍贰带着花海的奶毒打33,打完之后花开和伍贰逐局复盘,替花海点出他的失误。花海一边乖乖点头记笔记,一边对伍贰一句一个“预判”小声抱怨:

“那我怎么知道要八卦我……”

伍贰好脾气地是:“所以你要学会预判啊。”

花开“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伍贰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忍不住笑出声来。花海似乎抓住了什么把柄,原本小小的嘟囔大声了起来,“……那你倒是提前喊我呀……”

伍贰敲着键盘,停顿了许久,有些无奈地说:“……可我也不能提醒你一辈子啊。”

顿了顿,他说:“哎,你啊……”

花海后来总忍不住去想,我怎么了么,你倒是说完啊伍贰君。



———————————————


后来的后来,他们走散过,有人离开过,也有人悄悄地回来过。

他们的初见,终究是离初识蹉跎了许久。

可伍贰觉得,好事多磨是件好事。他曾以为自己在最好的时间错过了最对的人;可时光终究还是打磨了他,让最好的他相逢了某人最好的时光。


这么多的时光,终究还是——

未曾错付。

【贰海】记一些小段子

做了一晚上贰哥和海哥的梦,醒过来我自己都懵了……

随便写写,做梦吃糖把自己吃饿了海星。





1、关于相识

“哎你们看昨天晚上那个818了么”

“别说了,刷那个万层高楼刷了一宿”

“憋BB了!直播散队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快去看!”

“woc真假的,可以啊兄弟”

伍贰的琴爹一个青宵飞羽上天,平沙了对面满毒的藏剑,队友一个流光跟上,给对面着急的奶秀一个缴械。伍贰看着屏幕上弹出的“胜利”,咔嗒咔嗒地敲着键盘,把目光转向了许久没留意的直播弹幕上。

“嗯?散队?”伍贰念着弹幕,有点儿好奇,听到他声音的22队友“哦哦哦”地叫了出来,还没等伍贰问他,迅速开始抖落八卦:

“就那个,大师赛冠军嘛,昨天被扒队里奶歌被人骂,今天就散队了?”

“给你地址,先不打了啊我要去看八卦嘿嘿嘿……”

伍贰打开地址,弹幕里的迷妹们粉随蒸煮,开始光明正大的讨论八卦。

“哎,这个梦中情奶一散队,不知道多少输出要琢磨着勾搭回来做绑定了。”

“不一定吧,这人不就只会奶歌奶花么,下届大师赛谁知道什么奶强势。”

“前面的你怎么看八卦的,这奶90年代雕像奶秀啊( i _ i )”

“哇,那不只差一个奶毒,可以啊”

“要不然怎么喊他梦中情奶”

……

他一目十行地浏览着扒人的贴子,手敲着键盘,咔嗒咔嗒的声音反倒显得房间里越发安静。弹幕上讨论得很激烈,却仿佛与他干系不大。

过了许久,他不像是看完了贴子,倒像是从发呆中回过神了。跟直播间的小伙伴打了个招呼,俨然不顾弹幕中的哀嚎直接关了直播。






第二天,第一时间挤进直播间的迷妹们一脸震惊地看着和伍贰组在一起的昨天八卦的核心人物,看着那个站在伍贰身边的琴娘,终于明白了昨天自家主播下播之后干了什么。

许久,一条弹幕从屏幕上缓缓飘过:

“这个挖墙脚的速度,不愧是我男神。”


【主明】818那个掰弯直男的恶人指挥——四处留情有意思?(十八)

短了点儿,明天继续

——————————————————

开幕式结束之后,我和队友约去酒店的网吧熟悉手感,师父他们似乎也决定要在比赛前再熟悉一下配合,我和他道别,看着他和来栖晓龙司离开的背影远去。

师父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我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微微偏头向着不知道说什么的来栖晓,嘴角含着笑意。身边的来栖晓背着包,背影看过去稍有些驼背,却又像是迁就着师父的身高。龙司在一旁吊儿郎当,步速比说着话的师父他们快出不少,每每超出那么十几步就转过身挠挠头在一旁不耐烦地等,远远传来他的抱怨声:

“你们两个有话回去说呀……快点儿……”

我不太记得你们夺冠时的样子,却分外清晰地记得那天你们转身离开时的模样。


—————————————————

小组赛正式开赛的那一天,我和队友跑去现场的选手观战席的前排观战。师父他们是首发,台上的解说在不停地活跃气氛,顺带介绍了双方的选手。我看着坐在选手房的师父一脸无聊地敲键盘,坐在他身边的来栖晓倒是似乎很认真地在做赛前准备。主持人介绍道师父时镜头不失时机地给到了师父,不出意料地,本来一片喧腾的赛场忽然短暂的安静了一下,紧接着响起了更为热烈的讨论声:师父的这张脸,真的是大杀器……

大屏幕上师父的定妆照不出预料地引起了更大的骚动,我甚至听到身后坐着的两个女比赛选手小声讨论起了如何利用选手身份要到师父的联系方式。主持人显然预料到了这种反应,给了大家充足的时间来八卦,一旁的女主持人则笑得开心,在现场气氛稍微冷静下来的时候给出了来栖晓的介绍。

我听到已经有人兴奋地尖叫了几声,女主持人很是老练地在镜头给来栖晓特写时抛出了来栖晓使用角色的介绍,引起了全场的笑声,气氛变得更为热烈。

就在这种气氛中,主持人介绍完了双方选手,由解说接管了赛场。

不出意料的,师父的队伍以2:0完胜。

来栖晓呸雨宫莲的颜值我特么吹爆hhhh

我圈是不是要在动漫播出后迎来一波热度了hhhhh




洗心革面准备更新【乖巧坐

研究生复试结束( ´▽`)基本稳了,签完字就开始填坑~~~

【恋与】当你们分手多年后再相遇【许墨篇】

许墨的场合

设定为分手后三年再见,三年前你们是恋人。
————————————————————————
你的视角


录完节目已经是半夜了,你身心俱疲却又不想回到空荡荡的家中。和许墨分手之后他不仅从你的隔壁搬走,更是彻底消失在了你的生活之中。他留下的花从那年春天之后就再也没有盛开过,你却任由那盆并不美丽的盆栽占据了你的阳台。

你坐在车里发了半天呆,方向盘一打驶向了夜店。

你进了夜店,随意选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小角落。酒保殷勤地问你需要点儿什么,你犹豫了半天,刚想点单却被旁边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打断。

你回过头,恍惚间竟是分不清黑暗中熠熠生辉的紫色眼眸是不是你的错觉。

许墨轻轻举起自己的酒杯,笑着说好久不见。

你看着他,轻轻吸了口气,努力露出一个风轻云淡的表情,一张口却带出点儿颤音。你有些恼怒地闭上嘴侧过头,没有再看许墨。酒保接过你的点单,识趣的离开了。

许墨没有介意你的失礼,相反罕见地,他并没有再和你搭话。你接过酒保调好的马蒂尼,一口入喉,热烈而又辛辣的口感呛出了你的眼泪。模糊的视线中你盯着酒吧迷离魔幻的灯光,思绪就扯不住地飘向你们分手那天的记忆。




是你提出分手的。

原因你记得分明。相爱后你搬到了许墨家中,提前下班的你回到隔壁,一时兴起想要帮许墨整理一下书房。许墨的桌子总是干净、条理分明,说是整理也不过是把他桌上的文献放回书架。那天阳光正好,空气中漂浮着小小的微尘闪闪发光。你整理时看到一本粉色的笔记本,摊在书桌上像是主人忘记收起。你想要伸手合上,却看到自己的名字。

你曾经问过安妮:如果一个人对你特别特别好,你也特别特别爱他,可是有一天你发现他连吻你的角度都是在照本宣科,你还会爱他么?

你忘了安妮的回答,却记得质问许墨时他脸上的微笑。

和他吻你时的表情,连角度都相同。

你落荒而逃。




你喝下杯中剩余的酒,招手埋单。许墨依旧还是坐在那里,似乎是没有注意到你的动作。你摇摇头,拒绝了酒保的找零,拎起包向门外走去。等出了酒吧,冷风兜头而来,激得你不太清醒的脑子一阵疼痛。你打开手机想要叫代驾,手却被你身后的人握住。

你转身,看到许墨握住你的手,笑得温柔。

他说:难得遇见,不如一起散散步吧。

———————————————————

许墨走在你左边,你走得稍微慢一些,视线刚好能看到他的侧脸。许墨还是和很久之前一样,脸上永远都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你看着他,一恍惚,就感觉回到了从前你们在一起的日子。

你摇了摇头,忽然间噗嗤一声笑了。

许墨转过头,目光落在你身上。

你说:你这么一直笑着,不累么。

喝了酒的你比平时要刻薄许多,换做平常你是绝对不会这么问出口。许墨像是没听出你语气里的尖刺,开口依旧还是那么温柔。

他说你醉了。

你看着他,你说你看着我许墨。

许墨听了你的话,转头看向你。你嗤笑一声,说许墨你不要装傻,我知道你那一套。

你看着他,你说:许墨,你看着我的眼睛。

许墨停下脚步,转过身。

你说:许墨,当初我没胆子问的问题,你现在有答案么。

许墨说:对不起。

你看着他的眼睛,清晰地看到他眼中你的倒影,你注视着他,却像是在照一面分毫毕现的镜子。

他看着你,还是那么温柔。

你忽然觉得意兴阑珊,转过头,你不再看着他。

你说:算了。

你声音依然发抖,心却忽然变得轻松,就像是死刑犯终于熬过了漫长的缓期走向刑场;像是没有脚的小鸟终于找到了可以埋骨之处终于停下了翅膀——


总算是求仁得仁,苦熬出一个结局。

你说:算了,许墨,我放过我自己了。

你转过身,路灯下你的影子就像是当初许墨离开时的背影,坚定地向着远方。

你听不到背后许墨的声音,但你想像着他可能会觉得你莫名其妙,你想笑,泪水却止不住地从眼中落下。你忽然想转身拽住许墨大骂他一顿,告诉他既然要骗你为什么不瞒得好一点骗你一辈子;你又想抱住他告诉他不懂爱没关系你爱他就够了。

可你还是努力挺直了背,一步一步走向没有他的方向。

这是场两败俱伤的战争,你输了,至少要离开得潇洒。


———————————————————

许墨的视角。

他其实很经常去这家酒吧,每天从实验室出来,他总会按照定好的行程计划光顾酒吧、健身房、电影院。

事实上,在没遇见你的那漫长的人生中,他一直在克制、有分寸的靠近着人群。

你是他所有计划里的意外。

许墨其实在你进来的一瞬间就注意到了你,然而直到你坐在他身边,他仍未想出和你重逢的契阔。

然后他看着你眼角的疲倦,说:好久不见。

他听出你声音里的颤抖,却体贴的没有追问。分手之后他看了很多很多电影,他记得里面的主人公在分手重逢之后是如何依依不舍,他知道该如何回答,却忽然不想再按照曾经写下的剧本循规蹈矩。

他记得你们分手的原因。

那天的天气很好,风中都带着花的娇媚。他下了班回到家中,看到你坐在沙发上,低头慢慢翻阅着笔记本。听见他回来的声音,你抬起头,出乎意料地,许墨并没有看到你的泪水。你像是一个看到童话真实结局的孩子,眼里只有满满的迷茫。许墨走到你身前,轻轻弯腰从你手中抽走了笔记本,他没有询问为什么你会看到这本书。他只是体贴地问:

“今晚想吃些什么?”

仿佛这个笔记本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仿佛你的疑问都是可以忽略的情绪——

仿佛你们之间感情的真假,都无足轻重。



他看着你站起身,看着你看着他,看着你说许墨我们分手吧,然后看着你从你们生活的房子中离开,仿佛这个房子中没什么再值得留恋。

因为离得近,你并没有在许墨家里留下什么私人物品,所以分手后再没有踏进他家中半步。



所以你并不知道,许墨就维持着你离开时的姿势,握着记满了你的喜好和所有他了解的恋爱的细节的本子,看着你离开的大门,站着等了你好久。

许墨不太记得自己等了多久,时间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他只记得本子上写过分开多久没有再联系就算是分手,所以到了似乎约定俗成的时间他就轻轻回过头,再看了一眼似乎已然没有你生活过痕迹的房子,选择了离开。

离开时他把你们共同养的花放在了你家中的门口,然后像电影中那样彻彻底底地离开了你的生活。

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分手,就像这段关系开始前他只想过如何就这样继续走下去。他只是在少数他看过的几部悲剧中看到过,离开后不再纠缠似乎是不让另一方痛苦的唯一办法,他只能照办。



从回忆里抽身的许墨只来得及看到你离开的背影,他不记得有什么书上写过分手后再相逢该如何挽留,她只是不想看到你从他可控的范围内再消失。他匆匆忙忙追了出去,罕见地忘了他订下的计划。他看到你在打电话似乎让什么人来接你,来不及思考,他握住了你的手。

然后他看到你看向他,心里从再次相遇时便绵延不绝的疼痛终于停止了无休止的折磨。

他说我们一起散散步吧。

你同意了,许墨便露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微笑。

———————————————



你的质问是许墨所预料到的,然而即使分开这么久,他却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到你眼角的泪光,像是多年前分开时那样,细密针扎般的疼痛令他不知所措。他曾看过无数次悲欢离合,身旁的人总会在恋人分开时潸然泪下,他却从不知离开有何悲伤。

他只是知道看到你落泪像是失去了什么,心便像是被你带走一块儿,你却流着泪看着他,说许墨我们就这样算了吧,我放过自己了。

你送给她的心就像是花落在泥土里,她转过身,看不到花被雨打风吹碾作土的样子。

他伸出手想挽留住你,然而再没有什么电影能教给他如何挽留一个去意已决的恋人。电影里的男主总是很潇洒挥挥手离去,多年后回忆起才说一句我爱她。然而许墨想象不出该如何度过失去你的时光,他无法理解电影中的人为何能如此坦然地面对如此巨大的恐慌和悲伤,他不懂为何一句爱需要沉淀数十年才敢对着空气说出来,他伸出手,却只能徒劳地抓住你的影子。

你终究还是没回头,看见这个你曾经以为没有感情的男人,脸上露出了男孩失去糖果的表情——



就好像整个世界失去了颜色。





—————————————————————



失策了,还以为每个人写个几百字就完了,谁知道爆发了……分四章算了【咸鱼躺



我该不该开头打个ooc的预警【失去理智



只用打一个人的tag了真滴开心。

新入了鬼叔家的一套彩墨,摸出了自己好久没拿出来的玻璃笔⁄(⁄ ⁄ ⁄ω⁄ ⁄ ⁄)⁄

因为是为了灌在钢笔里没有买太多带银粉的,不过之前灌过他家的大圣倒是没卡过笔。

婉香真滴好看⁄(⁄ ⁄ ⁄ω⁄ ⁄ ⁄)⁄颜色和我秀秀身上的粉盒子一样好看。

晚上接一更ಥ_ಥ



至今仍没搞懂自己哪里敏感了,有看了我今天第二篇更新的小可爱告诉我哪里犯规了么(╯°□°)╯︵ ┻━┻

【恋与】大型聚众吸猫现场

不行我忍不下这口气,我还非得试试今天是不是犯了水逆了。


————————————————

许墨的场合。

“许墨,真的拜托了!”你示意来家里照顾猫的许墨猫主子在沙发上躺着,一脸感激地说,“临时通知要出差实在找不到寄养店了,真的是麻烦你了。”

许墨笑着摸了摸你的头:“没事儿,刚好我最近实验不忙。你出差记得注意安全,不要让我担心。”

你脸一红,把猫主子的一些小东西在哪里和许墨交代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许墨拿着你给他的钥匙,走进了你家的客厅。猫主子懒洋洋地抬头看了一眼许墨,喵喵叫着尾巴拍了拍沙发。许墨坐在了沙发上,你家猫试探着闻了闻许墨的手,许墨趁势摸了摸她的头。

猫从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许墨轻轻笑了笑,挠了挠猫下巴。






几天后出差回来的你看着空荡荡的家里,一脸懵逼崩溃地敲响了许墨的家门。许墨打开门,你刚想委屈地表达找不到自家主子的惊慌,却看到许墨脚边你家主子正谄媚地蹭着许墨的小腿。

你:???

许墨温柔地笑了。

—————————————————————

李泽言的场合

“拜托了粑粑!就一周!一周之后我肯定把她接走!”你拎着猫笼子,对着桌子后一脸冷漠的李泽言疯狂求情。

“呵……”李泽言刚想开口。

“我幼稚!我不过如此!”你一脸生无可恋,恨不得把猫糊在无理取闹临时通知你出差的总裁脸上,“但是我真的没时间找合适的宠物店寄养我家主子了!你只需要把她交给魏谦,接下来要做的事我都告诉他了!”

李泽言:“……?为什么要给魏谦?”

你:“???不然我给谁?”

李泽言:“……笼子放下,你赶紧去机场。”

你看了眼时间,丢下笼子来不及再和李泽言纠结:“记得帮我给魏谦啊!”

你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下了楼,李泽言看着被你急匆匆放在办公室一角的猫笼子,皱了皱眉还是决定先打开笼子。你家猫主子丝毫没有受到你们两个人的影响,闲庭信步的走出了笼子,冲着打开笼子的李泽言高冷地喵了两声。

李泽言看了看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在办公室巡视的喵主子,打通了魏谦的电话:

“对,把悠然给你的猫的生活用具列个清单,照样买一份送到我公寓。”

“猫粮?买最好的。”




一周之后回来的你,一脸悲伤地看着你家主子踹开了她曾经最爱的猫粮,抱着她哭出了声:“就一周,你怎么就胖成这样了呢……”


—————————————————

白起的场合

白起一脸为难地看着你:“我家养了只德国黑背,会不会吓到你家猫……”

你抱着猫主子,信誓旦旦:“不会不会,我家猫天大地大她最大,你要实在不放心我把她放在我公寓,你每天上门来换换水和猫砂就好了。”

白起轻轻皱起了眉,看了看你怀里撒娇的布偶,最后下定了决心:“留她一个人在家里太危险了,我把她带回去吧。”

你:???

你:“谢谢学长!”无论如何有人照顾就好,你拎起行李冲出了家门。

白起从来没和猫接触过,他看着在沙发上瘫成一大摊的白色布偶,想像你一样抱起她却无从下手。你家主子是在沙发上懒了半天发现面前这个人居然还没把她抱起来,不满地打了个滚半蹲起来,冲着白起喵喵直叫。

白起:???

他试探着伸出了手,布偶猫凑上来闻了闻,轻轻舔了舔白起的手指,然后一个打滚就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肚皮。





一周之后,你来白起家里接自己主子回家。打开白起家门却发现你家主子蹲在德国黑背的背上,欢快的拿着自己的扫把尾巴糊黑背的脸。白起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你家主子,一边用眼神镇压试图反抗的黑背。


德国黑背:QAQ


————————————————————

周棋洛的场合

“好呀好呀!我最喜欢猫了!可惜经纪人说猫和我气场不合不让我养。”周棋洛一脸欢快地结果你手里的笼子,贴心地打开了笼子让你家主子从笼子里出来透透气。他拍着胸脯保证:

“我会好好照顾薯片小姐你的猫的~”

你放下心,匆匆离开了周棋洛住的小区赶往机场。在候机时你闲着无聊刷了刷微博,赫然发现周棋洛又一次上了热搜。

你点开头条一看,周棋洛的微博上最新po了一张自拍,镜头里的他抱着猫试图亲亲,却被你家主子一爪子糊在了他的脸上。自拍里的周棋洛笑得一脸开心,微博配的文字是家里新来的客人。

他还开心地在评论底下加了一句看样子很喜欢我嘛。


底下的粉丝一半疯狂舔颜,一半揪心地吐槽:wuli洛还是这么不招猫喜欢啊。

路过的路人犀利吐槽:猫狗不互容,正常。





几天后你把猫从恋恋不舍的周棋洛手里接回,顺路带猫主子去宠物医院洗澡。接诊的小姐姐们窃窃私语,几乎院里一半的主人都对你家主子侧目。你羞耻得想要捂脸:一周的时间,自家主子就成网红了……